1. 主頁
  2. 代幣新聞

哈佛商業評論:比特幣挖礦並不是「碳中和」的絆腳石

特斯拉 CEO 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因比特幣挖礦對化石燃料使用量增加的擔憂,公司已暫停接受比特幣購買車輛。同日,比特幣價格跌破 5 萬美元,昨(19)日更是跌破 4 萬美元關口。當然,比特幣價格影響因素是多重導致,那麼,針對馬斯克提到的能源消耗問題,一個新興行業到底應該消耗多少能源才算合理?

減半

根據劍橋新興金融中心(CCAF)數據顯示,比特幣目前每年消耗約 110 太瓦時,佔全球發電量的 0.55%,或大致相當於馬來西亞、瑞典等小國的整年能源消耗量。這個數字聽起來非常龐大,但一個貨幣系統究竟應該消耗多少能源呢?

要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其實取決於你對比特幣的看法。如果你認為,比特幣只是一個龐氏騙局或洗錢工具,並沒有提供任何效用,結論就是無論能源消耗多少都是浪費;如果把比特幣作為對抗貨幣通貨膨脹或資本控制的工具,你很可能認為這些能源消耗的特別合理。比特幣對社會資源是否有效?歸根結底,這該視乎:你認為,比特幣對社會創造了多少價值?

然而,如果要進行這場辯論,我們應該釐清比特幣消耗能源的方式,有助於了解比特幣倡導者真正談論的環境影響有多大。具體來說,有幾個關鍵誤解值得關注:

一、能源消耗不等同於碳排放

首先,一個系統能源消耗和碳排放之間有著重大差別。雖然能源消耗確定相對直接,但如果不知道精確能源組合,即挖礦所使用的能源,你就不能推斷出相關的碳排放量。例如,水力發電對環境影響要比相同單位的煤力發電小得多。

比特幣的能源消耗相對容易估計。哈希率就是重要的參考指標(即用於挖比特幣和處理交易的總合算力),然後對礦工使用硬體的能源需求做出猜測,但碳排放卻很難確定。挖礦是一個競爭激烈的行業,礦工們往往不會坦白他們操作細節。

根據 CCAF 估測,在某些情況下,不同國家礦工們使用的能源構成也不盡相同。此外,許多分析報告只是在國家層面上概括了能源結構,導致描述不准確,尤其在能源多樣化的國家更是如此。

因此,比特幣挖礦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差異也會很大。2019 年 12 月,Coinshare 報告指出,比特幣 73% 的能源消耗是碳中和的,這主要是由於中國西南地區和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等主要採礦中心的水力發電豐富。另一方面,CCAF 在 2020 年 9 月估計,比特幣能源消耗碳中和接近 39%,即使數字正確,這仍然幾乎是美國電網的兩倍,這表明僅看能源消耗很難成為確定比特幣碳排放量的可靠方法。

二、比特幣挖礦獨有的優勢

比特幣能源消耗不同於其它行業的另一個關鍵因素是:比特幣可以在任何地方開採。世界上幾乎所有能源都必須在離其最終用戶相對較近的地方生產,但比特幣沒有這樣的限制,礦工能夠利用大多數其他應用無法獲得的發電資源。

水力發電是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在中國四川省和雲南省雨季,每年都有大量的可再生水資源被浪費掉,這些地區生產能力大大超過了當地需求,而儲電技術還遠遠不夠先進,無法高效的將能源從農村地區儲存和運輸到需要它的城市。因此,這些省份是中國採礦業的中心地帶,在旱季和雨季分別負責全球近 10% 和 50% 的比特幣開採,這並不是巧合。

另一個碳中和挖礦途徑是天然氣。石油開採過程會釋放出大量天然氣,這些能源在沒有傳輸情況下就污染了環境。由於天然氣被限制在偏遠的油礦位置,大多數傳統應用都無法有效地利用這些能源。但是,從北達科他州到西伯利亞的比特幣礦工抓住機會,將這種浪費的資源轉化成商機,一些公司甚至在探索如何通過更有效控制天然氣發電。當然,這在今天的比特幣挖礦領域仍然是一個小角色,據計算,僅美國和加拿大的天然氣量就足以運行整個比特幣網絡。

坦白說,比特幣挖礦使用天然氣發電仍然會產生排放,有些人認為這種做法甚至是對化石燃料行業的一種補貼,激勵能源公司在石油開採方面的投資比他們本來可能的要多。但是,與依賴化石燃料的其他行業的需求相比,來自挖比特幣收入只是杯水車薪,而且這種外部需求不太可能很快消失。

有趣的是,鋁冶煉業也有驚人相似之處。天然鋁土礦轉化為可用鋁過程是高度能源密集型產業,而運輸鋁的成本往往並不高,因此許多能源過剩國家利用其多餘的資源都建立了冶煉廠。冰島、四川和雲南等能源生產能力高於當地消費能力的地區,如今激勵他們在冶煉上投資的同樣條件,比特幣挖礦成為了主要選擇。甚至還有一些舊煉鋁廠,如美國鋁業公司(hydro Alcoa)在紐約州馬塞納的工廠已經成為比特幣礦場。

三、挖礦比交易消耗更多能源

能源是如何產生是等式的一部分。但另一個普遍存在誤解的領域是,比特幣如何消耗能源,以及隨著時間會如何改變。

許多記者和學者都在談論比特幣高昂的「每筆交易能源成本」,但這個指標具有誤導性。比特幣絕大部分能源消耗發生在挖礦過程中。一旦比特幣鑄造生成,驗證交易所需的能源只是很小一部分。因此,比特幣迄今為止的能源總消耗量除以交易量是沒有意義的,這些能源大部分是用來挖比特幣,而不是用來交易。因此,這裡有一個誤解:比特幣挖礦的能源成本將繼續呈指數級增長。

四、比特幣挖礦惡行增長不可能發生

由於比特幣能源足跡增長如此迅速,人們有時會認為它最終會霸占整個能源網絡。《紐約時報》最近引用一項 2018 年的研究,即比特幣可能使地球變暖兩攝氏度,但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這不會發生。

首先,正如在許多行業中常見的那樣,比特幣能源結構對碳的依賴性逐年降低。在美國,公開交易、越來越注重 ESG 的礦工已經獲得了市場份額,而最近在內蒙古禁止了基於煤炭發電的挖礦,內蒙古則成為是煤炭剩餘重災區之一。與此同時,受到《巴黎氣候協定》的啟發,加密挖礦業內已經有許多組織發起了類似《加密貨幣氣候協議》的倡議,倡導並承諾減少比特幣的碳足跡。當然,隨著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的效率越來越高,挖礦業也愈加可行,比特幣最終可能成為礦工建立的重要激勵因素。

此外,礦工們不太可能無止境地以目前速度繼續擴大挖礦業務。礦工在挖礦時驗證的交易會收到少量費用(佔礦工收入的 10% 左右),以及當他們出售比特幣時能得到的利潤。

然而,比特幣挖礦產量差不多每四年減半,除非比特幣價格每四年永久翻倍(經濟學認為這對任何貨幣來說都是不可能的),否則礦工收入的份額最終會衰減為零。至於交易費,比特幣對交易數量的自然限制(每天不到一百萬),加上用戶對支付費用的有限容忍度,限制了收入來源的增長潛力。事實上,網絡交易費來維持運作也存在弊端,如果利潤率下降,投資於挖礦的經濟動力自然會減少。

當然,有無數因素影響比特幣對環境的影響,但所有因素背後是一個更難用數字回答的問題。比特幣值得嗎?重要的是要明白,許多環境問題被誇大了,或者是基於錯誤的假設或對比特幣協議運作方式的誤解。

當問「比特幣是否對環境有影響」時,我們所談論的實際負面影響可能比你想像的要小得多。但不可否認的是,比特幣(就像社會中幾乎所有其他增加價值的東西)確實會消耗資源。就像其它消耗能源的行業一樣,加密貨幣社區應該承認並解決這些環境問題,真誠地工作以減少比特幣的碳足跡,並最終證明比特幣提供的社會價值值得維持它所需資源。

文章來源:Nic Carter —— How Much Energy Does Bitcoin Actually Consume?

 

轉自:https://blockcast.it/

Timetocoin致力為中文讀者蒐集最新的加密貨幣及區塊鏈消息。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如讀者對網站有任何建議,請電郵我們 – info@timetocoin.com。 交流各種加密貨幣話題,接收最新情報,關注我們的 Facebook專頁及加入Telegram群組: https://t.me/timetocoin

發佈留言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