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ICO新聞

Coinbase 上市背後:中國資本入局,估值或達 280 億美元

8 年磨一劍,Coinbase 終於申請上市!

 12 月 18 日,Coinbase Global 宣布,已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了上市申請,成為首家試水資本市場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上市夢,Coinbase 已做了 2 年。如今比特幣價格突破歷史新高,成為關注焦點,這家成立於 2012 年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也決定站上舞台中央。

 Coinbase 風光上市背後,仍然充滿疑竇。Coinbase 是否會採取 IPO 的方式上市還是直接上市?Coinbase 最新的估值是多少?Coinbase 有哪些神秘資本助力?

 撥開資本迷霧,我們將為您深度剖解 Coinbase 上市背後的秘密。

 上市夢不是兩三天

 Coinbase 上市早有傳言

 早在 2018 年 10 月 26 日,CNBC 主持人同時也是加密分析師的 Ran NeuNer 就發推表示,已與 Coinbase 最初投資者之一 Adam Draper 進行了交談,Coinbase 確認即將啟動 5 億美元的 IPO。

首次公開募股將分兩輪進行,包括優先股和普通股,同股不同權。

Ran NeuNer 爆料,Coinbase 當時擁有約 2500 萬用戶,其中約 60 萬活躍用戶,預計 2018 年的收入將達到約 13 億美元,利潤為 4.56 億美元,高於 2017 年的 3.8 億美元。其中 80%的收入來自普通用戶,15%來自機構賬戶。

針對 Coinbase 即將 IPO 的消息,DGroup 創始人趙東當時發微博稱:「Coinbase 上市,是個非常可笑的事情。」

在不少加密貨幣從業者看來,這就相當於宋江上樑山,高喊「打倒 IPO,變革金融」,沒想到自己卻先被招安了。

眾議紛紛之時,時任 Coinbase 首席運營官的 Asiff Hirji 向彭博社澄清:近期 Coinbase 不會 IPO。

2018 年末,加密貨幣市場經歷了更嚴峻的寒冬,比特幣更是急劇下跌,這也被認為是 Coinbase 當時擱置上市的重要原因。

兩年之後的 12 月 17 日,隨著比特幣突破新高,Coinbase 又傳出衝擊上市的消息,背後意味不言自明。

估值或達 280 億美元

在部分媒體的表述裡,Coinbase 如今估值 80 億美元,但這其實是一個過時的數據。

2018 年 11 月,Coinbase 宣布完成 3 億美元 E 輪融資,由老虎環球基金領投,Andreessen Horowitz、Y Combinator、威靈頓管理公司和 Polychain 參投,公司估值達 80 億美元。

也就是說,80 億美元只是 2 年前的估值。2 年前,比特幣價格還在 5000 美元左右徘徊,如今卻已經突破 23000 美元。

80 億美元的估值是否太看不起比特幣以及 Coinbase 了?

目前,關於 Coinbase 的最新估值仍然是一個謎,但是不少專業人士已經開始給出自己的分析。

我們從一個關注金融科技領域的國外分析師 Lex 那得到了一份 2020 年 7 月份關於 Coinbase 的估值分析,其通過分析交易業務、託管業務、其他業務的收入,以 20 倍的 REV 估值計算,認為當時 Coinbase 的估值約為 150 億美元。

IPO

IPO

IPO

不過,這個估值僅僅只是分析師在 7 月依據數據做的模型推演,並且是按 20x 這樣一個保守的估值,如今比特幣價格已經再上一台階。

 12 月 18 日,Messari 研究員 Mira Christanto 深入研究了加密貨幣交易所 Coinbase 的一些業務和交易數據後,認為 Coinbase 的潛在估值為 280 億美元。

在 Messari 的模型中,同樣將 Coinbase 旗下業務依照交易費、託管費、金融卡等進行劃分。

交易板塊中,交易量主要來自於機構客戶,但平均每個客戶的持幣量為 703 美元。2019 年託管業務總額達 70 億美元,2020 年增長到了 200 億美元。

在參考此前的融資記錄,以及當前資本市場給加密貨幣公司的定價之後,Mira 得出了這個結論。

不過,Coinbase 的估值幾何,最終還是交給市場來決定。

分析師 Lex 表示看好 Coinbase,認為 Coinbase 是「比比特大陸更好的投資標的」,因為它賭的是人性,而不是比特幣網絡的使用。

Coinbase 不需要依靠比特幣網絡來維持公司的運轉,也不需要打礦機的硬件戰爭。它只需要不斷吸引人們來交易一個被年輕一代認為很有魅力的新興資產:比特幣。

要不要 IPO?

雖然目前包括 Coindesk 等區塊鏈媒體,紐約時報等傳統媒體以及灰度 CEO BarrySilbert 都以「Coinbase IPO」作為標題,但是Coinbase 至今並未明確它將要通過 IPO 的方式上市。

 Coinbase 僅僅只是確認其已向 SEC 秘密提交了 S-1 表格的註冊聲明草案,這並不代表其會採用首次公開募股(IPO)的方式,無論是 IPO 還是直接上市,都必須有 S-1 備案。似乎,人們更多在使用廣義的 IPO 含義,也就是公司上市。

 2020 年 7 月,路透社最先報導 Coinbase 正在籌備上市,並且稱, Coinbase 有可能選擇跳過 IPO 而直接上市。

 相較於 IPO,直接上市會為 Coinbase 節省上千萬美元的投行費用。例如去年六月份直接上市的協作式聊天軟件 Slack 只花費了 2200 萬美元的投行諮詢費;而與其體量相似的打車軟件 Lyft 在 IPO 相關的投行費用則花費了 7000 萬美元。

 從 Spotify 到 Slack,科技獨角獸開始摒棄 IPO,轉而以直接上市的方式進入公開市場,漸漸成為一種趨勢。

 直接上市的另一個特點是,不用像 IPO 那樣出售新股,並且早期投資者不用受到限售期的約束。但也正是因為這樣,直接上市帶來的風險是現金流和股價在上市初期會出現大幅波動的問題。

 選擇直接上市而非 IPO 反映了 Coinbase 對抗華爾街的個性。Coinbase 傳記《加密貨幣之王》一書的作者,福布斯記者傑夫·羅伯茨(Jeff Roberts)曾在加密播客 Unchained 中回答「為什麼 Coinbase 選擇直接上市?」這一提問,他表示:

這是反擊華爾街的一種方式,所有的律師和銀行家都靠 IPO 吃飯。

同時他也認為直接出售股票會讓所有的內部人都變得富有。

 此外,Coinbase 聯合創始人弗雷德·埃薩姆(Fred Ehrsam)曾建議 Coinbase 的上市可以通過在區塊鏈上提供數字代幣來實現。在羅伯茨為福布斯撰寫的最新文章中,他認為,

尚不清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是否會批准 IPO,如果 SEC 拒絕這樣做,Coinbase 的另一種選擇是尋求直接上市,直接向公眾出售股票。

 在推特上,羅伯茨最新回應 Coinbase 上市傳聞稱,「尚無消息,它將是傳統的,直接或 Token 形式」。

 因此,Coinbase 上市方式目前仍未可知。

 Coinbase 背後的中國資本

 公司上市,最大的獲益者除了公司團隊,就是背後的投資者。

 目前,據 crunchbase 的數據,Coinbase 已經完成了 E 輪融資,總共籌集了 5.47 億美元的資金,總計 59 名投資者。

 其中最主要的 5 名投資者為 A16Z、老虎基金、IVP、DFJ(德豐傑)、三菱東京日聯銀行,其他比較知名的投資者還包括紐約證券交易所 (NYSE)、聯合廣場風投 ( Union Square Ventures)。

 其中,有幾位投資者值得特別注意。

 2012 年,Coinbase 完成 A 輪融資,由 Union Square 領投,而在 Coinbase 的這一輪投資人中,也有中國資本的身影,那就是 IDG 資本。

 當時的 IDG 資本合夥人李豐確認了這一筆投資。據李豐介紹,比特幣是一個全新的、激動人心的領域,IDG 資本提前佈局,2012 年 9 月的時候在矽谷投資了 Coinbase,是該項目最主要的投資者,同時,IDG 資本也是國內第一家投資比特幣公司的投資基金。

後來,2013 年,李豐還參與了 Ripple 的早期投資,並在 2015 年 A 輪繼續投資之後,加入了 Ripple Labs 的董事會。

 2015 年 4 月,USDC 發行方 Circle 也得到了 IDG 資本的投資,也就在這一年,李豐離開 IDG,創立了峰瑞資本。

 2017 年,IDG 資本參與投資了比特大陸。

 比特大陸、Ripple、Coinbase、Circle、imToken、庫幣……IDG 資本如今已經成為了區塊鏈行業最大的價值捕手之一。

 其次,是著名網球女子選手小威廉姆絲。

 2019 年,世界知名網球選手瑟琳娜・威廉姆絲(Serena Jameka Williams)在 Instagram 的發文中表示,瑟琳娜資本(Serena Ventures)在 2014 年就已經推出了,目前投資的公司大約有 30 多個,其中就包括知名加密貨幣交易所 Coinbase。

 但在今年 10 月份的時候,Coindesk 發現 Serena Ventures 網站上列出的投資組合已不包括 Coinbase,因此,其認為小威廉姆絲可能已經放棄了其在 Coinbase 的投資。

 此外,2019 年,彭博社曾爆料,全球最大的主權財富基金之一——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曾在 2018 年參與投資了 Coinbase,儘管 Coinbase 並未披露相關信息。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8 年,新加坡政府投資機構淡馬錫旗下的 Vertex Ventures 宣布對幣安進行了戰略投資。

 Coinbase 爭議史

 2016 年,中本聰圓桌會議後,比特幣遠古奶王「四海」曾如此評價 Coinbase CEO:「完全是個想控制比特幣的政治玩家,手腕非常,高度危險。」

 從過往的歷史來看,Coinbase 的確有著不小的野心。

 隨著 2016 年 7 月比特幣的第二次減半,Coinbas 當時開始介入關於比特幣區塊大小的爭論,來擴大其影響力。

 正如《衛報》在 2015 年 8 月所寫的那樣,比特幣正經歷一場「內戰」,支持更高區塊大小的支持者使用了名為「Bitcoin XT」的硬分叉。

Coinbase 決定支持 Bitcoin XT,這激怒了當時的一群比特幣佈道者。

 不過,隨後不久,Bitcoin XT 在真正有機會起飛之前就被流氓軟體毀掉了。

 2016 年 2 月, 參加完中本聰圓桌會議之後,Coinbase CEO Brian Armstrong 開始向比特幣核心開發團隊 Bitcoin Core 發難, 表示 Bitcoin Core 成為唯一開發團隊可能是比特幣的「最大系統性風險」。他聲稱 Core 的「溝通能力差」、「缺乏成熟性」使其他開發人員望而卻步。更重要的是,開發人員更傾向於「完美的解決方案」,而不是「足夠好的解決方案」,而這通常是無所事事的藉口。 最後,他總結道:

我們需要創建一個新的比特幣協議開發團隊,幫助比特幣成為多黨制系統,避免 core 成為協議工作唯一開發團隊的系統性風險。

 此後,比特幣的另一個分叉幣 BCH,也讓 Coinbase 陷入爭議,甚至走上了法庭。

 2017 年 12 月 20 日,Coinbase 在其 GDAX 交易終端(現為 Coinbase Pro)上線了比特幣現金 BCH,比原計劃提前了近一個月,BCH 價格瞬間上漲,而且與其他交易所相比,價差甚至達 6000 美元。

 此後,投資者發起集體訴訟,認為其中存在內幕交易,員工提前建好老鼠倉謀利。後來,該指控被美國地區法官 Vince Chhabria 駁回。

 2018 年 11 月,這批人再次上訴,並給出了 Coinbase 從 BCH 內幕交易中獲利的關鍵手法:哄抬價格,賺取差價

 訴訟文件顯示,當 BCH 上線時,交易平台上只能掛買單,掛不了賣單,導致價格飆升。利用飆升的價格,Coinbase 在公告發布後的幾分鐘關閉交易,而那些提前獲悉消息的內部人員在此期間就可以通過高價出售 BCH 獲取暴利。原告如此表示:

 Coinbase 目的就是為壓低 BTC 價格、抬高 BCH 價格、鼓勵用戶進行更多交易,提高自身盈利能力。

 此外,訴訟文件還表示,Coinbase 上 BCH 的價格一度飆升至 9000 美元,後來 Coinbase 將這一段價格歷史給抹去。

 最近,Coinbase 與政府過於親密的關係也讓它陷入爭議的漩渦。

 2020 年 6 月,據 TheBlock 爆料,美國毒品管制局(DEA)以及美國國稅局(IRS)有意願向交易所龍頭之一 Coinbase 購買 CoinbaseAnalytics 的區塊鏈分析工具,藉此打擊加密犯罪。

 投資者對這一消息的反應是空前的,大批投資者離開 Coinbase。

 據 BeInCrypto 在 6 月 11 日的報導,在美國政府公佈這項交易後,用戶從 Coinbase 提取了超過 2 億美元的資金,Coinbase 堅稱不會向當局分享敏感用戶數據,但似乎很少有人相信這一點。

 對於 Coinbase 而言,政府允許下的合規即是一種解放與自由,同時也帶來枷鎖。

 誕生於 2012 年 6 月的 Coinbase 見證了加密貨幣市場的萌芽、發展、低谷和高潮。如今,比特幣被越來越多機構投資者接受和投資,另一邊 Coinbase 選擇登陸資本市場。加密貨幣不再是極客們小圈子的「自嗨」,成為不可忽視的金融生態。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轉自:https://blockcast.it/

Timetocoin致力為中文讀者蒐集最新的加密貨幣及區塊鏈消息。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如讀者對網站有任何建議,請電郵我們 – info@timetocoin.com。 交流各種加密貨幣話題,接收最新情報,關注我們的 Facebook專頁及加入Telegram群組: https://t.me/timetocoin

發佈留言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