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技術分析

閃電網路:一場支付領域的革命

閃電網路:一場支付領域的革命


2019年初,「閃電網路」一詞在全球區塊鏈世界裡開始火爆,在火炬傳遞行動中,Twitter創始人等多位名人的參與,讓討論愈演愈烈,至今熱度不減。

閃電網路引起熱議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它在提供擴容性方面的有著重大的改進,在擴容方面,它做到了無需鏈上擴容的「無限擴容」,在無信任、去中心化的交易方面,它做到幾乎零成本。

閃電網路的擴容大幅提高了交易速度和減低交易費率,對於高昂的交易費和極低的處理速度的「數字黃金」——比特幣來說,可謂如虎添翼。基於閃電網路的服務,未來區塊鏈上的交易便可以做到像支付寶、微信的支付體驗,幾乎無需等待,無需手續費。

雖然未來有著巨大的應用價值,但對於閃電網路的發展來說,目前仍然處於「孩童」期,想要讓用戶獲得更好的體驗,依然有許多技術難關需要突破。

新技術的推廣也需要解決很多的問題,比如很多開發者會有這樣的疑問:閃電網路在鏈下交易,勢必會降低了比特幣鏈上交易的次數,那是否會減少礦工的收益?算力的下降,是否危害比特幣網路的安全?投資者和創業者很關心:目前閃電網路在全球和國內的發展現狀如何?用戶則更關註:閃電網路支付是否能夠確保自己資金的安全……

4月2日晚,針對以上問題,區塊鏈研習社社群專訪欄目——《問道區塊鏈》邀請了國內最早一批閃電網路的研究實踐者,比太錢包創始人、比特派錢包開發者——文浩,與大家一同探討「閃電網路」。

文浩是區塊鏈行業非常早期的參與者,在進入區塊鏈領域後帶領團隊開發了國內唯一一個被bitcoin.org官方推薦的比太錢包。之後又開發了新手也能輕鬆上手的多區塊鏈資產錢包「比特派」及硬體錢包「比特護盾」。在區塊鏈技術領域享有良好的聲譽。

文浩通俗易懂的講解了「閃電網路」技術的基本原理,並介紹了LApp的概念及發展現狀。

文浩說到,閃電網路從技術到應用落地絕不容易,更離不開各方的努力。首先是最初的論文作者做了非常大的貢獻,然後是Lightning Labs,他們研發的lnd節點解決方案,已成今天閃電網路最為流行的解決方案,還有像Blockstream這類的公司,一直以來在閃電網路方面有著長期的技術投入,這對於閃電網路能走到今天至關重要。

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得到各方大力的支持,恰恰證明了閃電網路在推動區塊鏈技術的發展的巨大意義。

閃電網路:一場支付領域的革命

主題分享環節過後,區塊鏈研習社創始人Higer與文浩就閃電網路相關問題進行了深度對話。

以下為訪談實錄:

Higer(區塊鏈研習社創始人):在比特幣社區裡,很多人一直有一個擔憂:「閃電網路」降低了比特幣鏈上交易的次數,但卻搶奪了礦工的收益,礦工收益的減少會導致算力下降,從而危害比特幣網路的安全。這個問題您是怎麼看的?您所了解到的礦工群體對於「閃電網路」又是怎麼看的?

文浩:這是一種典型的「靜態」看問題的思維方式。 「閃電網路」本身不會搶礦工的收益,「閃電網路」通道的建立和斷開也需要鏈上交割,而鏈上交易需要支付正常的礦工費。

一些活躍度很高的交易,比如買杯咖啡這類小額支付註定不會發生在鏈上,所以「閃電網路」本質上不會改變比特幣的經濟模型。

相反,由於小額支付的發展,反而提高比特幣的鏈上活躍度。從已有的數據可以看出,隨著近期「閃電網路」的興起,比特幣鏈上交易比去年變得更活躍了。

「閃電網路」威脅比特幣安全的觀點屬於本末倒置。 「閃電網路」用的越多,鏈上清算的需求越大,礦工的激勵就越有效,比特幣的安全性就越高,沒人用反而更不安全。大家可以對比一些沒人用的區塊鏈,一個小時都未必有幾筆交易。比特派的礦工用戶非常多,我們所觀察到的一個現象就是礦工們普遍都很支持閃電網路。

Higer:近期,很多國內用戶都是由於錢包的支持,才開始關注到「閃電網路」,但是實際上「閃電網路」已經發展了很長一段時間了,您能用一些數據,給大家介紹一下目前「閃電網路」在全球和國內的發展情況嗎?

文浩:「閃電網路」在過去幾年裡都處在嘗試性階段,到了今年初,由於基礎設施的完善,「閃電網路」才從實驗階段進入普通用戶可使用的階段,可喜的是,用戶增長非常迅猛。目前在1ml.com登記的節點數已有7000多個,不過真實節點數會比這個更大。

另外,通道有近40000個,通道內的比特幣也超過了1000個,這在一兩個月前才500個。由於「閃電網路」交易都是以「sat」為單位,在這種單位下,通道內有1000個比特幣是很驚人的。在可預見的未來,「閃電網路」必定會迎來更加高速的增長,大家拭目以待。

Higer:據我了解,目前包括比特派錢包在內的大部分錢包,「閃電網路」功能還屬於「託管式」服務,也就是說用戶的幣實際上是託管在錢包自己的節點內,這種情況下,用戶如何能夠確保自己資金的安全?如果託管節點作惡,用戶是否能夠拿回自己的資產?未來這種「託管式」服務會成為主流嗎?

文浩:當前的錢包服務商都是採取「託管式」「閃電網路」服務,錢包方使用託管的幣來為用戶提供「閃電網路」服務,從這個角度來講,確實是無法做到絕對避免平台作惡。

所以建議大家盡量使用像比特派這種、有安全口碑的錢包服務商的「閃電網路」服務。當然未來我們會逐步升級比特派的「閃電網路」服務,為用戶提供多種多樣的服務體驗,比如讓用戶自己搭建「閃電網路」節點,可以做到無需託管、完全去中心化。

未來也會逐步設計並開發「大節點」模式,既做到去中心化無託管,也能讓用戶體驗到輕鬆方便的「閃電網路」體驗。 「託管式」服務只是當前的階段,並不代表未來的發展方向,最終的發展方向還是去完全中心化和無需信任。

Higer:很多人在了解到閃電網路以後,都想躍躍欲試搭建自己的節點,那麼閃電網路節點目前的收益來自哪些方面?具體收益如何?由於節點需要存入BTC提供流動性,如果經濟收益並不高的話,是否會降低普通用戶搭建閃電網路的積極性,導致最後只剩下一些專業的大型節點,從而像礦池一樣面臨逐漸中心化的局面?

文浩:節點收益主要在於幫別人路由交易的手續費,類似於礦工費。當然,這塊費用比起鏈上成本要低多了,所以指望這塊收費來滿足節點需求當前來說還是不夠的。當前還是很多實驗性的節點和愛好者的節點(當然也包括像比特派這樣的錢包服務提供方的節點)來跑,手續費的收入是滿足不了節點的成本的。

不過不用過於擔心,市場經濟會自發的演化出合理的經濟模型來滿足用戶需求,包括像比特派這樣的服務商未來甚至有可能會長期保持低費率甚至零費率的閃電網路節點策略,因為滿足用戶需求的激勵會遠高於手續費的激勵。

當然,經常會有人詬病閃電網路,如果閃電網路上未來有不少大型節點,滿足很多用戶的通道需求,這會不會更加中心化了呢?其實不然,閃電網路的意義就在於無需信任,任何時候,如果你信不過大節點,或者大節點跑路了,你都可以斷開通道拿回自己的幣,無需擔心中心化機構的風險,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大型節點並不改變閃電網路去中心化、無需信任的本質。

Higer:如何看待LApp和DApp之間的差異,LApp有可能取代DApp嗎?未來兩者會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

文浩:首先,因為閃電網路是一個支付網路,這一概念本身只涉及支付,與智能合約等概念並不關聯,因此LApp本質上就是利用了閃電網路支付的App。其主要好處在於,第三方可以方便的基於相同的協議和規範來開發基於閃電網路支付的網站(LApp)。

LApp與DApp的最大區別就在於,LApp是基於閃電網路的,因此是鏈下的,無需佔據任何區塊鏈空間和資源,而DApp則是鏈上的,有著完善的智能合約支持,因此需要消耗區塊鏈的資源,也可以實現更複雜的邏輯。因此,二者的使用場景是有差異的。

在比特派錢包上架LApp發現板塊後,已經有很多剛開始進入此領域的團隊跟我們聯繫,希望能上架他們正在開發的產品,這其實是很讓人欣慰的事情。對於LApp未來的發展,我個人是非常有信心的,這必將是一場支付領域的革命。

精選圖源ShutterStock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Timetocoin幣時代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

Timetocoin致力為中文讀者蒐集最新的加密貨幣及區塊鍊消息。如讀者對網站有任何建議,請電郵我們 – info@timetocoin.com。 交流各種加密貨幣話題,接收最新情報,關注我們的 Facebook專頁及加入Telegram群組: https://t.me/timetocoin

發佈留言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