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專欄

炒币:想要一夜暴富结果债台高筑 却仍希望翻盘

 三个不同职业的男性,在不同的时间,因不同的理由加入币圈。

老徐,90 后,创业者。创业一年,公司持续盈利,有房有车,以 14000 美元的价格入手两个比特币,一夜涨了 2000 美元,从此决定入圈。

大龙,80 后,创业者。从事实体经济,曾年入百万,但生意越来越难做,想通过炒币赚钱来补贴亏钱的实体公司。

周一,80 后,自由职业者。从事股票投资 10 年,2015 年收入 100 万元,股市行情不好,想谋求其他的生财之道。

三个人的生活看似没有任何交集,但加入币圈,重仓某一数字货币之后,他们以相同的结局收场。

老徐,卖房卖车,公司倒闭,现每月还贷款 2 万元,累计亏损 400 万元。

大龙,拉朋友入场,倾注 1 年多积蓄,累计亏损 100 万元。

周一,投入 10 年积蓄,从银行贷款,问亲戚朋友借钱,累计亏损 70 多万元。

加入币圈以前,他们的生活安逸,甚至是普通人眼中的人生赢家。加入币圈之后,原有的一切转瞬即逝,多年积蓄人间蒸发,生活到达了另外一种窘境。但他们依然留恋币圈,依旧相信自己有机会成为那赚钱的 1%。

初入币圈

刚入币圈,老徐就尝到了甜头。刚刚毕业两年,他已经拥有一家可持续盈利的公司,买了房,买了车,在大部分人眼中都是人生赢家。

” 睡一觉比特币涨了 2000 刀,我当时 14000 刀买了两个,立马就入圈了。” 老徐兴奋地表示。一晚上净赚 4000 美元,这虽然和 4 年赚足 2 亿美元还存在一定的差距,但钱来得也算容易。

巨大的财富挑逗着每个人的神经,身边本来处于同一水平的朋友财富轰然增长后,大龙坐不住了。80 后的大龙实体出身,有 2 次创业经历。” 没有实际应用,发个币就有几个亿、十几个亿的市值,泡沫太大,我们做实体花多少心血才能做到市值 1 个亿。” 他感叹到。

投资数字货币、创办币安,赵长鹏赚了 125 亿

彼时,大龙经营的实体生意遇到了瓶颈。” 北京房租涨、原材料涨、人工涨、运费涨,还有各种税,项目难做,材料款不好接,公司基本属于亏钱状态。” 因此,他打算投资数字货币,赚到钱后,补贴自己的实体公司。

在比特币价格下跌到 4 万人民币左右,大龙决定入手。他没有贸然行动,先是咨询了身边投资数字货币的朋友。” 让我购买 WICC,我投资 1 万元,6 元入的。” 大龙回忆。2 天内,WICC 翻了 1.5 倍,龙宇在 8.9 元卖出,随后又在价格 7.2 元时加仓 5 万元买入,在 11 元全部卖出。不久,龙宇以 0.9 元的价格买入 SOC,又在 1.3 元和 1.5 元时逐步加仓,最后在 1.49 元全部卖出。这两笔交易,让他在短短 10 天内赚了 10 万元。

” 你知道人的本性是赚了快钱之后,抽回去特别难。” 大龙感慨。在短期内获得一笔不小的收益后,” 急功近利的赌徒心态蒙蔽了思考能力 “,他不断买入数字货币,不断加仓。

徐老和大龙都从数字货币赚到了钱,选择加大筹码尚可理解,但周一的投资经历显然有一丝赌博的味道。80 后的他和股票打了 10 年交道,行情好的时候,一年赚了 100 万,他花 30 万买了一辆车,但这样的速度显然和投资数字货币不能比。

三个不同职业的男性,在不同的时间点,因不同的理由加入币圈,等待他们的却是极其相似的惨淡结局。

重仓一币

老徐决定玩把大的,将 400 万资金全部投入 EOS。EOS 由 BM 一手打造,他被人称为技术天才,敢与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叫板。

徐磊想通过杠杆(30~150 倍)做空 EOS,但 EOS 一度从 30 元上涨到 134 元,他赔惨了。此前,他也曾在数字货币赔过钱,比如被代投骗了 30 多个以太坊(当时单价为 6000 元人民币)跑路,但金额远没有这次巨大。

相比之下,大龙的做法显得略微保守。他被朋友拉倒一个名为 ZJLT 项目的群里。

大龙对区块链技术并不了解。但天使投资人薛蛮子、著名经济学家王福重等均为 ZJLT 站台,” 朱潘天天在群里说 3 倍开盘,破发吃屎 “。营销搞得很好,大龙去查看了朱潘的相关信息:90 后、草根创业者、100 亿创收者、投资深脑链获得百倍回报。

一系列信息让大龙觉得这个项目有戏。于是,他在场外以 0.173 元的价格投资 40 万元买入了 ZJLT。6 月 15 日,ZJLT 登录 HADAX,随后价格从 0.1 元涨到 0.17 元之后便开始了暴跌。目前,ZJLT 的市场价格为 0.01 元人民币,较 0.173 跌去 94%。

大龙曾想赶紧抛了,但在价格暴跌之时,朱潘(项目方)一直在稳定军心,” 绝对会拉,很快就起飞了 “。每次,他一想抛,” 那种洗脑的文字就会出现 “,最终大龙选择持有,直到 ZJLT 沦为妥妥的空气币,大龙投资的 40 万也打了水漂。

周一的经历和大龙颇为类似。周一通过代投购买了 WTB。起初,周一比较谨慎,仅仅投资了 5 万元。但代投邀请周鸣到发币的公司尽调,以取得周一的信任。周一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到了深圳,他发现公司在福田的一栋豪华写字楼内,几十台电脑摆放有序,20 多个员工正在工作,” 我问了他们,连员工和前台都买了 “。

考察过后,周一决定重仓。他陆陆续续投资了 70 万元,以均价 5 元左右的价格,购买了 15 万个 WTB。其中,30 万元是他 10 年的积蓄,10 多万是从亲戚朋友借的,剩余的钱全部来自银行贷款。

WTB 在外盘的价格达到 22 元。周一有些小兴奋,晚上 WTB 登录交易所,价格瞬间跌到 2 元,这意味着原本投入的 70 万瞬间变成了 28 万,钱没赚成,反倒赔了一大半。

维权无望

周一有些慌了。满心期待上线,却是这样的结果,他睡意全无。他不断翻阅资料,开始了解以前并不了解的数字货币。此时的他才明白,原来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并非一个事儿。

他想要低价卖出,并没有人接盘。” 一是交易量少,二是仅有的交易量也是对倒的。” 周一表示。但项目方却说会拉盘,如果不行,项目方以 6.8 元的价格回购。

此时,周一已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投机心态严重的他还在期待奇迹。遗憾的是,奇迹没有发生,深圳文通区块链科技公司人去楼空,WTB 也从交易所下线。

他彻彻底底意识到自己被骗了,70 万可能就此打了水漂。他马上联系代投,希望找到项目方追回损失,代投给了周一 一颗并无任何效果的定心丸:很多领导人都在公司,一起解决。周鸣要求代投退钱,但代投拒绝,他表示,这钱不是自己拿的,没有理由退。周一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选择通过媒体发声。他期待以这样的方式逼出文通公司,悉数要回自己的投资款。

同是 80 后的大龙也走上了维权路。在 ZJLT 骗局被揭穿后,大龙加入了维权群。投资者的情绪激动,一些投资者到朱潘当时的公司 Beecool 拉横幅,一些投资者已经报警,但更多的人还在期待朱潘出来拉盘。直到 2 天后,朱潘公开宣布退出币圈,项目方拉盘的幻想破灭,诸多投资者才意识到这不过是另外一场骗局。

因为利益而产生的信任瞬间土崩瓦解。大龙去找了同样投资 ZJLT 的伙伴沟通,人们发现此前朱潘的文章不过是过度包装。” 北京的豪宅是 4 万一个月租的,他的确有赚到过钱,几千万有的,但没有包装的那么多。” 大龙回忆。有人表示,朱潘甚至拖欠了 Beecool 公司的装修费用。

维权无疾而终,依然有人在坚持。ZJLT 投资者把矛头指向了当时拉群维权的人,” 当时说大家一起维权,结果他一个人得币之后就删除所有人,不管大家 “。随后,投资者爆出了拉群人的电话号码。

如今,ZJLT 维权群状况

但大多数时候,维权群已经变得冷清,唯一能挑动大家神经依然是关于数字货币的消息。群友们相互切磋投资哪个币,该怎么玩儿,过去被骗的经历似乎成为了过眼云烟。

不同于 80 后的周一和大龙,老徐更看得开。” 也没什么,不后悔,本来就是一个浴血奋战的战场,有人生就有人死,无所谓,还年轻,重头再来。” 言语中,这位刚刚毕业两年的 90 后对过去的一切早已淡然处之。

被打乱的生活,未被打醒的意识

币圈给了他沉痛一击。炒币之后,老徐卖了房,卖了车,原本盈利的公司也无法继续维持,还需要每个月还银行 2 万元的贷款,生活在旁人看来一团糟。

但老徐似乎并没有打算退出币圈,他的朋友圈还在不断更新和数字货币有关的消息。他对区块链 感叹:” 我见过很多暴富的,只是没有见过自己而已 “。

年长一些的大龙不似老徐般潇洒。投资 ZJLT,身边的朋友也被他带了进来,最后大家都亏了钱,数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我有时候不敢面对他们,因为他们亏的是一年或者几年的工资,毕竟小县城一年下来也存不过五六万。” 大龙表示。

他后悔带朋友入圈,但却并没有退出的打算。” 炒币还会吧。” 他淡淡地说道,似乎没有经过更深入的思考,又像早就想清楚了。他认识到虚拟货币这个圈子是大骗子骗小骗子,小骗子骗韭菜,但暴富的神话依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即便已经赔了将近 100 万,他依然决定坚持。

梭哈 ZJLT 的经历让他买了教训。” 我本来就不服输,以后不会动不动就梭哈,其实炒币的确是能赚到钱的,但是绝大部分人不懂抽身。” 大龙说道。钱来得如此快,欲望也会随之无限膨胀,原本的底线也就消失了。

对周一而言,麻烦似乎更大。投资的 70 万有 10 万是从亲戚朋友借的,他觉得对不起他们。眼下更紧急的是银行的债务问题。他必须赶快赚到钱,补上窟窿。” 我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有波行情,再去朋友那里借点钱,慢慢做起来自己熟悉的股票,把借的钱还上。” 周一表示。

生活质量受到了影响。” 说来心里不是很爽,现在基本都是啃老,孩子也归父母管。” 这样的窘境是他投资股票 10 年从未遇到过的,” 股票一旦不好我会立马降低仓或空仓,毕竟做了 10 年,有一定经验 “。

他从来不后悔投资数字货币,后悔的是自己缺乏知识反而被骗。” 数字货币我会关注,看风景,但绝不是我的菜。” 周一表示。以投机目的入场的周一赔得一塌糊涂,却最终明白这不过是传销而已。

被币圈洗劫后回到生活的藩篱,三人的日子变得惨淡。或许,在币圈赚钱的永远是那 1%,99% 的人只有被收割的命运,唯一的差别在于被收割了多少。大部分人都盲目地相信自己会成为那 1%,却忽略了在巨大的诱惑面前,抽身早就成为不可能。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Timetocoin幣時代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

Timetocoin致力為中文讀者蒐集最新的加密貨幣及區塊鍊消息。如讀者對網站有任何建議,請電郵我們 – info@timetocoin.com。 交流各種加密貨幣話題,接收最新情報,關注我們的 Facebook專頁及加入Telegram群組: https://t.me/timetocoin

發佈留言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