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想割我一毛錢專欄投資評論

2023年終端利率及加息路徑分析 外部資金不足以支撐反轉 - 2022.11.19

自從上周的10月份CPI數據出臺後,整體的風險市場就處於情緒高漲的狀態,雖然時不時的被美聯儲敲打一下,但整體依然是維持著小幅震蕩波動,在離開了重要數據的日子,其實博弈已經變的更加簡單了。之前還會爭奪一下12月加息的力度,現在市場都已經很明確了,12月加息50個基點已經是絕大概率。

Twitter @Phyrex_Ni

更多的博弈是在12月公布的預期終端利率,而這份數據反而和11月的非農以及CPI的關系不大了,更多的還是看美聯儲對於2023年通脹的預期。畢竟12月加息後下一次的議息會議就是2023年的二月了,也是美聯儲這一輪加息後的11個月,按照目前的預期來看,2月加息25個基點,將聯邦基金利率拉升到4.75%可能性較大。

而在二月份之後是否會繼續加息,甚至是加息多少就是另一場博弈了。終歸還是要看美國接下來的通脹走勢,雖然十月份的CPI出現了較大的下跌,但主要還是因為調整了醫療的數據以及二手車的神助攻,核心的住房和食品不但沒有下降,反而還在上升,而以前作為抗通脹的石油反而成為促使通脹上漲的武器。

雖然市場的解讀是勞工部采集數據的滯後性導致了房屋和房租的下行沒有被收錄,但石油的上漲確實是肉眼可見的。不過還好,在中期大選的階段,石油的價格出現了較大幅度的下跌,當前WTI已經跌破了80美金,實現了九月份的低點,而布倫特的價格也一度沖破85美金,雖然已經是十一個月的下半段了。

但相信這次石油的價格下跌肯定是可以給廣義CPI帶來減值,粗略算一下當前的油價均值應該和八月份差不多。而核心CPI的減值主要還是要看房價和食品的價格,這兩個方面來說,就像前邊說的,起碼到目前實際錄入的價格不但沒有降低反而還會上升,也不知道11月的CPI是否可以真實的表現出來。

隨著美聯儲第一階段的加息結束,第二階段應該會隨著12月的到來而開啟,那麽第二階段到什麽時候結束呢?這一方面和整體的終端利率有關,另一方面也可以從鮑威爾和其它FOMC官員的講話中獲得一些線索。先說終端利率方向,只要是通脹處於下跌的狀態,那麽2023年加息每次25個基點應該是主旋律了。

如果終端利率是5%,那麽就意味著2023年只會加息2次,第一個大概率在二月,第二次除了要看數據以外,大概率會在6月份之前,原因我們等下說。而如果終端利率在5.5%,那就意味著2023年最多會加息四次。二月,三月,五月和六月,是上半年的四次議息會議,也是加息的主要時間。

而且這也牽扯出了前邊說的第二個方面,鮑威爾在10月的加息後演講中講的主要一點就是維持較高的終端利率到2023年結束或者是通脹降低到2%以內,而且在這之後也有很多FOMC的官員表示在2023年會長期的維持高利率,而全年的加息一共就八次,除了上邊的四次外,只有七月,九月,十一月和十二月。

由此可見除非是通脹一直都無法下降迫使美聯儲仍然要加息,畢竟突破5.5%的終端利率,否則第三季度前完成所有的加息並且維持利率最少一個季度才是最合理的,所以從時間面來看,只要利率不超過5.5%,很有可能所有的加息都會在第二季度前完成,最高不會超過第三季度,也就是九月份,甚至是七月都有可能。

所以按照這樣來計算,我們就可以得出美聯儲加息第二階段的結束時間大約就是在2023年的六月或七月,並且將終端利率定調在5.5%。而這種預期也恰好符合了經濟學家認為美國會在2023年的第三季度開始進入經濟衰退的時間線,所以對於風險市場來說,在不考慮中期大選的刻舟求劍下,衰退前應該是最後一波反彈。

而剩下的就是要看經濟衰退時美國的通脹到了什麽樣的地步,如果依然在較高的位置,那麽美聯儲很難會選擇放水,也就不會出現2020年經濟衰退僅兩個月就結束的情況,屆時風險市場很有可能會出現再一次的下跌,甚至跌幅未必不會超過現在。而如果通脹已經可以預期看到下跌,甚至在第四季度有機會降低到3%以內。

那麽相信美聯儲確實有放水的動機和可能,屆時疊加中期大選的效應確實有機會走出反轉。這樣的示例也並不是沒有,可以看到1982年和1990年兩次都是在中期大選前後出現經濟衰退,但在中期大選後依然走出不錯的上漲。而且這次經濟衰退也伴隨著地緣沖突,尤其是1982年就是沃克爾的成名之戰。

而1990年就是著名的海灣戰爭,其牽扯到的戰爭程度比目前的俄烏沖突要高的多,但即便是這樣,美國依然在1990年的中期大選後一年內也就是1991年11月前標普500上漲了將近30%。當然這都是刻舟求劍了,而且歷史的情況也各不相同,並不能一味的照搬歷史。這份數據只是告訴我們當下並不是沒有機會。

而回到幣市本身的情況來說,雖然現在還是陷入了FTX破產導致的情緒低谷,但這種純粹情緒面的利空必然會有一個發酵周期,當這個周期結束後就是幣市和納指期貨繼續高度重合的時候,從當前的趨勢來看,畢竟FUD的信息都開始減弱了,想來這個階段該爆的應該都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也未必是短期能爆的了。

另外需要關註的一個很容易被忽視的問題就是,現在距離盤面的上漲還缺什麽條件,有小夥伴說缺的美聯儲的轉向,有小夥伴說缺的是最後一跌,還有小夥伴說缺的是長期持有者和礦工的離場,其實從數據層面來看,目前最缺的是資金。當然這裏的資金並不全是指的我們每個工作日都在分析的穩定幣市值。

而是要去看從熊市開始的時候資金的離場是否已經停止,並且有回升的趨勢,比如說成交主力的USDT,可以明顯的看到從北京時間2022年5月10日開始市值出現大量下跌,從832億美金跌到了658億,而資金主要減持的原因並不是因為LUNA的暴雷導致,而是因為FUD,也正是因為這個FUD造成了時隔一個月後的第二次大跌。

即便是到FTX暴雷前,USDT的市值雖然沒有回到700億美金,但已經明顯可以看到逐漸的有外部資金開始進入到USDT,而這部分的進入的資金很大的可能都是為了抄底來的,但隨著FTX暴雷後的又一次關於USDT的FUD,導致了其市值再次下跌到660億美金的下方,並且到目前為止還是處於持續離場的跡象。

從這個層面就可以看到,作為最大的流通,且使用率最為頻繁的主力穩定幣市值都是處於降低的狀態,那麽整體的幣市必然是處於情緒禁止的情況,即便有小幅的反彈,也必然會被短期持有者迅速通過高換手擊落,畢竟都是市場內存量資金的博弈,缺少外部資金就意味著缺少中長期博弈的動力。

而另一個需要的關註點就是在於USDC,雖然USDC近期一直不能視為主要的購買力,但是在北京2022年的3月3日前,USDC以535億的市值成為在BTC期貨ETF公布以後購買的主力,但這份資金在LUNA爆雷前兩個月就出現了減持的跡象,也就是這個時候其實已經給了我們預示,美國資金(機構)已經開始在逐漸離場了。

所以從價格趨勢上也可以發現,隨著USDC市值的降低,不論是BTC還是ETH都無法提升最後的反彈,結束在了三月中旬,並且價格開始大幅下跌,想來這段時間就是美國人(機構)在大量的出貨,並且結算USDC離場。可惜了,當時的能力太差,完全分析不出資金和情緒的關系,錯過了最後一次高位離場的機會。

最後來雖然因為USDT的FUD使得更多的投資者轉投到了USDC,但終歸並不是真的外部資金回流,所以價格也難以出現持續的回升。因此我們也非常的清楚,代表主力購買的USDT市值的降低就是購買力和購買情緒的缺乏,而代表美元的USDC市值的降低則說明了目前美國的主力資金還對幣市沒有興趣。

因此別說反轉,就是反彈都很難長時間的維持。而不論是宏觀情緒還是美聯儲的政策,影響的都是「資金」的層面,而判斷情緒變化的最好方式就是看「資金」是否出現了改變。畢竟歷史已經清晰的告訴我們了,有錢才有行情。這也是為什麽每個工作日我都會關註穩定幣市值變化的原因。資金才是最重要的晴雨表。

BTC Shop Hong Kong

廣告查詢 ADVERTISE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