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新聞消息

比特幣崩了,礦機們怎麼辦?

隨著虛擬貨幣的崛起,“挖礦”成為了一個熱門行業,經過簡單組裝的“礦機”成為了投資者的最愛,也在華強北掀起了一陣熱潮。但隨著監管措施的落實,虛擬貨幣的價值越來越不可控,曾經火熱的礦機賣不動了。對於幣圈玩家們來說,礦機是發家致富的武器,但對於商家們來說,它卻只是個商品,沒人買,換別的賣就是了。

比特幣崩了,礦機們怎麼辦?

比特幣崩了,礦機們怎麼辦?

吳東拿起桌上的計算器,手指飛快地跳動,在上邊按出了幾個數字。吳東報的是比特幣礦機的售價。這種經過改裝後的電腦主機設備,是比特幣的專業生產工具。目前市面上盛行的幾種礦機型號分別是“螞蟻礦機S9”、“螞蟻礦機L3+”,以及“神馬礦機M3”等等。數字貨幣在2017年迎來了爆發期,一年比特幣漲幅13倍,以太坊漲了100倍。這也帶動了許多衍生領域的繁榮,礦機生意就是其中之一。嗅覺敏銳的生意人開始在市面上大幅搜刮礦機,然後加價倒賣賺取暴利。作為數碼產品集散地的華強北因此也煥發了新的活力。賽格廣場的不少店鋪都換下原本寫著“電腦配件”的精緻招牌,轉而掛上標有“礦機出售”的簡易熒光板。鼎盛時期,來自全球各地的賣家都來這裡進貨,熱門礦機一機難求。但在經歷了2017年底的狂飆突進之後,2018年開年數字貨幣市場的一系列負面消息,讓華強北的礦機買家們也遭遇了打擊。

價格大跌

“過完年回來S9的價格跌了不少,沒辦法,幣價最近跌得太厲害了。”吳東所指的是比特幣的價格。上週,比特幣交易所幣安稱遭受了黑客攻擊,大量賬戶出現異動。受此影響,比特幣的價格跌破10000美元。迄今為止每個比特幣的市場價格一直在9000美元價格線上徘徊。礦機的行情也隨之波動。如果要香港版本的話,銷售們普遍說價格還能再便宜1000元,這是由兩地的關稅差異導致的。 “不過現在貨不多,因為這個不好帶,體積太大了,容易被海關抓。”一位礦機銷售說。“這個是裸機價格,帶官電加500,要13的話算你便宜點。”一串術語從他的嘴裡流利地湧出。螞蟻礦機S9是比特大陸生產的一種礦機,額定算力為13.5TH/s(±5%),根據換算,這意味著每台這樣的礦機一天能夠帶來約0.0011個比特幣。它也是市面上最主流的一款礦機。每家店鋪都用彩色筆把它寫在了熒光板上最顯眼的地方。S9也是目前市場上需求量最大的機型。在吳東2018年初的朋友圈中,“500台S9現貨已備好”之類的話語比比皆是。要應對紛至沓來的詢問,賣家們已經發展出了一套專門的術語。比如“裸機”指的是礦機本身,不帶其它配件;“官電”指生產商提供的電源配件;“13”指的是礦機的算力為13TH/s,算力低自然能挖出來的比特幣也就更少。但過完一個年,一台S9礦機的價格就下跌了5000元左右,市面報價14500。在比特大陸的官方網站上,一台帶有官方電源的S9礦機價格為15000元,但要從3月20日到3月30日之間才能發貨。而且這批貨也早早就售罄了。他眉飛色舞地講述著當初的“盛況”:“去年九、十月份的時候,一台S9在官網才賣一萬塊出頭,我們普遍賣三萬一台,還要提前訂貨。”吳東說,很多人在過年期間看到行情不好,回來出清了手上的存貨之後就沒有再做了。“再做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開始虧錢。” 說完這句話後不久,他又在自己的朋友圈中發出了一條礦機的銷售信息,配上了“跳樓價”、“急甩”之類的宣傳語。這是他一天之內發出的第五條朋友圈“小廣告”了。

春節前已“退燒”

數字貨幣市場價格的劇烈波動,以及挖幣難度的提升,使得人們購買礦機的熱情開始消退。在那之前,不少媒體曾經報導過礦機在華強北“一機難求”的火爆。但是2月7日,偌大的樓層之中, 只有50%左右的商舖還在營業,其中銷售礦機的店鋪依然佔據了多數。不過,前來諮詢的顧客卻寥寥無幾。在店鋪和店鋪之間遊走的,除了收貨發貨的順豐快遞員之外,基本上是來自外國的顧客,其中以來自東歐地區或者東南亞地區的顧客為主。這些地區大多是能源價格相對低廉的地方。以俄羅斯為例,這個國家的消費者電價低至每度電1.3美分 (約合人民幣0.08元) ,這大概是國內民用電價的15%。低廉的電價使得俄羅斯成為了挖礦大國。這解釋了為什麼那麼多俄羅斯人成為了賽格廣場四樓的常客,也解釋了為什麼這些店鋪招牌上中文名稱的下面往往不是英文,而是俄文。這些遊蕩的外國顧客並不能夠掩蓋當天賣場呈現出來的蕭瑟感。 “人頭攢動”“一機難求”的現象並未出現,更多的時候,銷售們有不少空閒的時間可以專注在自己的手機上看一集電視劇。比特幣價格下跌的背後,是2月初對於數字貨幣的監管力度在全球範圍內的加強。
央行旗下《金融時報》報導稱,針對境內外ICO和虛擬貨幣交易,中國將採取一些列監管措施,包括取締相關商業存在,取締、處置境內外虛擬貨幣交易平台網站等。一系列利空消息的出現,讓比特幣的市場價格一度跌穿6000美元。相應地,礦機的價格也同步下跌。螞蟻礦機S9的價格就已經在那時候跌到了每台兩萬元以下。這並沒有給市場帶來抄底的熱情,反而是遏制住了玩家們蠢蠢欲動的心。“要礦機嗎?”她急切地問我,“我可以給你這個價。”說著,她在計算機上按出了18000這個數字,這比當時的市場價要低了1000元。“我直接找供應商拿貨,比其他店要便宜。”她說,賣完手上剩下的幾十台後,她也準備也回家過年了。

反彈期望落空

儘管比特幣的行情顯示出了一定的複蘇跡象,但這並沒有給礦機熱度帶來回升。“年前行情不好,挖礦的成本都跌破幣價了。年後也沒好轉,現在一天挖幣的收益也就不到70塊,基本只能是剛剛回本。”礦機銷售韓峰對此很無奈,他本來以為過年回來,人們的熱情會逐漸回溫,但事與願違。彭博新能源財經分析師Sophie Lu此前表示,按照國內政府制定的電價區間,只要比特幣的市場價格能維持在6925美元以上,國內的“礦工”就能賺錢。但很多人似乎已經沒有了信心。所以韓峰說,就連回收二手機器的單子,他現在都基本不接了。他說,之前行情好的時候,成色好的二手礦機反而有時更加搶手,因為價格相對便宜。“現在我們不敢再收了,一手貨都不好賣,哪還敢要二手貨。” 他搖了搖頭,“哪怕是過年前那批貨,你現在要是對半開賣給我們,我們都不一定會要。”在他的朋友圈中,一條二手礦機的銷售信息顯示,年前生產的二手S9礦機價格已經跌到了10000元上下,即便是這批礦機還在保修期內。

“新的生意”:到北方去

礦機的銷售不好做了,店家們開始變通。3月的賽格廣場四樓,不少店鋪已經在自己櫃檯前的熒光板上寫上了“礦機託管”的字樣。這在年前非常少見。“(把挖礦)當作是個長期的生意來做嘛。” 韓峰的店鋪招牌上也貼上了一張寫有“託管”字樣的A4紙。在接待前來問詢二手機轉賣的顧客時,他會極力推薦對方將自己的礦機託管,而不是賣出。他說的“託管”,是指礦機持有者支付一定數額的費用,讓專門的機構來負責礦機的運行。一般來說,這些機構會在北方一些省份設置專門的“礦場”,進行託管工作。彭博新能源財經的報告則顯示,約3/4的比特幣礦場位於中國,主要集中在一些電力低廉的省份。針對託管服務的收費方面,賣場內的不同店家也各有心思。韓峰介紹稱,他們店裡對於螞蟻礦機S9等普遍機型不收取託管費用,只收取每度0.65元的電費,算下來每台礦機每個月的託管費用大概在600元左右。“我們和別的店鋪不一樣,他們還要在電費之外收一點託管費,每個月算下來也要多不少錢。”他說,如果用戶選擇在他的店鋪購買,然後直接進行託管的話,電費上面還可以給出一些優惠。不過,對於一些相對冷門的機器,他們還是會酌情收取一定的託管費用。比如一款能夠挖出超過10種數字貨幣的Baikal-B型號礦機,韓峰就表示,要託管這種礦機的話,除了每度0.47元的電費之外,還需要每個月100多元的託管費用。用戶在選擇了託管服務之後,可以將自己的礦機交給這些店鋪,讓員工把礦機運送到當地的礦場;也可以選擇自行將礦機寄送到礦場。韓峰表示,目前更多人選擇的是第一種方式,因為直截了當,比較省時間, “幣價每一天都波動,一天都耽誤不起的”。一般而言,礦機要在路上運送3~4天的時間才能到達目的地。在這個過程中,以及礦機到達當地的礦場之後,安全問題是用戶所最關注的。即便像韓峰這樣的銷售依然在賣力的招攬著顧客,但可以明顯看到的是,華強北賽格廣場的四樓,到礦機店舖前進行詢問的人已經比高峰時期少了許多。前來詢問的人,也大多抱有一種觀察的心態。

“礦機不好賣了就繼續賣電腦唄,顯卡之類的還是很搶手的。”吳東最後滿不在意地說。


Timetocoin致力為中文讀者蒐集最新的加密貨幣及區塊鍊消息。如讀者對網站有任何建議,請電郵我們 – info@timetocoin.com

交流各種加密貨幣話題,接收最新情報,加入Telegram群組: https://t.me/timetocoin

資料來源:huxiu.com

精選圖片來源:itw01.com

Timetocoin致力為中文讀者蒐集最新的加密貨幣及區塊鏈消息。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如讀者對網站有任何建議,請電郵我們 – info@timetocoin.com。 交流各種加密貨幣話題,接收最新情報,關注我們的 Facebook專頁及加入Telegram群組: https://t.me/timetocoin